他们积极努力生活的样子 全都是最好的素材

发布日期:2021-11-10 21:33   来源:未知   阅读:

  在知乎上,有一个名叫“地铁小民警马拓”的大V博主,从2016年开始,他便以自己北京地铁民警的职业身份视角回答网友提出的问题,到现在已经回答了200多条,其中就包含了200多个地铁故事。

  因为展现出了风趣的文笔和细腻的生活观察,他的账号如今已经拥有近19万粉丝、收获了132万次点赞。他的文字引发了许多人的情感共鸣,许多网友亲切地叫他“小马警官”。不过,他给自己安的头衔还有:劝架达人,指路小能手,轰黑车专业户等。

  上周一个平平常常的工作日清晨,北京青年报记者在他值班的地铁站口见到了他。他穿着警服、戴着眼镜,身材比较清瘦,与他的文采相比,本人倒显得有几分腼腆、内敛。正值早高峰,马拓像每天一样早早来到站口开始了巡逻工作。他巡逻的路线每天都差不多:走进站厅、走上站台,从站台头走到站台尾,再从站台尾走到站台头,然后下来、再重新进站——就这样完成一个又一个小“闭环”,周而复始。至于具体步数,马拓没刻意算过,但一万步肯定是个“起步价”了。如果是在重点站执勤,一天至少要巡逻个十几圈,除了巡逻,早晚高峰也会在安检机边站着配合安检员工作。

  这天情况还好,一上午无事发生,对于马拓来说,这也是日常的一种。如果有事要办,也大抵是鸡毛蒜皮的琐碎事:疏导客流、维护治安、处理乘客求助。比如有人丢了东西,书包、手机、首饰;比如地铁口小摊贩一些扰乱秩序的行为;再比如夜深的时候,有人烂醉在站台……尽管大部分是小事,马拓也会像其他民警一样要用最快的速度出警,一丝不苟地处理好。

  马拓是个85后,今年已经是他参加工作的第十个年头了。七八年前,马拓刚工作那会儿在西二旗站执过勤,那时的西二旗站还没有扩建,面积特别小,安检挤、站台也挤,排队等着进站的乘客能在站外排出好几里地去。一挤就容易打架,那段时间马拓接到的报案大多数是这种磕磕碰碰、你推我搡的小纠纷。后来西二旗新二期站建成了,这个情况才好了很多,但那种拥挤不堪、焦头烂额的不适感却被马拓深深印在了脑海里。

  他还记得有一次,有两个年轻人在打架,等马拓挤到他们身边时,人都散了,甚至不知道是谁打的,颇有一种连打架都要赶时间、谁也不想耽误上班的感觉。

  马拓提到了一个现象:同样是着急赶路,晚高峰的案情却比早高峰低。大概是因为离家越来越近了,回家比什么都重要,所以与早高峰相比,他更偏爱地铁的晚高峰。这时的地铁里即使仍旧匆忙,但却有序,没有因为谁踩了谁一脚带来的争执,没有因为谁插队吵出的闹剧,没有票务纠纷,没有火冒三丈,同样的事要是放在早高峰,可能又得多好几起纠纷出警。

  到了晚高峰时,马拓喜欢换上便装,从进站口走到站厅里和站台上,查看站内外有没有堵口揽客或是散发广告的小商贩,防止他们阻挡行人回家的脚步。与熙熙攘攘的归家大部队不同,他的步伐甚至显得有点悠闲。对马拓来说,这恰恰是一个容许他观察形形色色乘客的机会,颇有些浪漫主义情怀。他在自己的文章中这样写道:

  “你看那对情侣,男的帮女票提着包,女票手里拎着一袋面包房傍晚打折时促销的面包干。他们笑得挺美,从他们的笑里,你可以联想到深夜里,他们两个蜷在沙发上,一边悠闲地啃面包干一边看泡沫剧的画面。

  “还有那个身穿西裙的女乘客,她的嘴角有些干裂,好像说了一天的话,边走还边抬着手机在和同事抱怨着白天什么选题的事情。她说她很烦某个小领导,说的时候两个小虎牙都呲了出来,看起来有点儿凶猛。但不知对方说了什么,下一秒她忽然笑了起来,那对虎牙登时又很可爱。

  “还有一个姑娘,出站时手机忽然刷不上机器了,以为是网络故障,使劲摇着手机,脑门上瞬间就冒出了汗。即使在出了站后,她还在重复着这个动作,用着手机一旦摔落准定碎成渣渣的力道。

  “每个人的胸口,都装着一颗虽然焦急,但充满安详与平和的归位的心。回家的路,胜过一切美丽的旅途。”

  有一次下班,马拓坐地铁回家,刚结束完工作的他看着眼前的每一个人专注乘车的样子,觉得他们都特别可爱。或许是对自己辖区的热爱,或许是看到每个人脸上安静平和、不纷扰他人的样子,他突然有一种兴奋——真想走到他们面前,拥抱每一个人。

  有一次,马拓遇上一个女事主,在站台上跟她男朋友打架,到了派出所就哭。马拓开始沉默地倾听这位女事主讲跟男朋友的桩桩琐事:男友多么妈宝、多么懒癌、多么巨婴,成天都要事无巨细地给他洗衣服做饭、擦地、整理文件还要被他挑三拣四,男方家里不同意他们的事男友竟然毫无决断……足足说了两个钟头。除了中间跑了几趟厕所,马拓一直在认真聆听。等她最后把话都倒干净了,地铁站里尾班车的铃声都响了。

  那一刻,马拓突然觉得有一股感动涌入自己心里。其实他没做什么,也只是充分聆听了她的苦恼而已。他顿悟,原来做一个树洞竟然是如此治愈——有时人们需要的,也仅仅是一个可以倾诉的树洞啊。

  马拓说:“聊天有一个自作聪明的误区,就是觉得自己很有见地很有思路,总想着去指点别人迷津。其实人家就是倒倒苦水泄泄愤罢了。”

  有一个小伙子,他养了三四条狗,天天跟狗做伴。那天他在地铁里跟人发生争执,闹到派出所来了。小伙子没有朋友,连个来所里陪他的人都没有。马拓下意识地指导他:“应该多去社会上交交朋友”,但小伙子却回答他:“我只要自己生活舒服了,把我的宠物狗照顾好了,我的人生就是值得的。为了社交而社交,没有必要。”还有一次,有个男子无意间携带了违禁品,需要马拓核查身份。在闲聊中,他得知此人是个“男模”,平时拍平面设计或者给一些衣服店家当模特。男子看起来年岁不小了,前额的头发都已经有了明显减少的痕迹,打扮很精致,却又一直感叹行情不好。马拓劝他改行,青春饭吃不长久,马拓说得情真意切,但对方却在沉默几秒之后回了一句:“但这是我的梦想啊。”

  做树洞多了,马拓也慢慢地转变了思路,与其对着自己并不熟悉的陌生人指指点点,倒不如学会尊重每一个人的生活方式。“找到适合自己的就好,这是价值观的不同。只要不伤害别人、不违反法律、没有什么过错,自己怎么样生活都行。”马拓说。

  这几年,马拓发在网上的地铁站见闻故事越来越火,有网友私信问马拓具体的执勤站在哪,想跟网络上这位细腻风趣的“小马警官”见面聊聊,但马拓都低调地拒绝了。一是怕影响正常工作,给组织带来不必要的麻烦;二是他觉得,在互联网上做个不见面的分享者也挺好,继续做个树洞也行,做个讲故事的人也行,一点不耽误互相传递温暖,如果是刚好邂逅被认出,也不失为一次浪漫的体验。

  人生成就系统,这个词是马拓跟一位在地铁里报案的男事主学的,这个人的出现可以说是改变了马拓的人生。

  马拓原本在警校学的是刑侦专业,练体能,学推理,分析的都是杀人、诈骗案……结果毕业分配的时候,却成了地铁民警。而同学们大都去了刑警队、指挥中心,或者一些大型的单位。

  明明学的是刑侦专业,毕业后却干的是每天调停、劝架的活儿,要说没有落差是不可能的。刚毕业的时候,每个新入职的警察对职业都充满了各种特别梦幻的规划,但现实却出入太大。刚参加工作的那半年到一年时间里,马拓都一直没断了想调动岗位的念头。不怎么说话,天天失眠,走路也变慢,身材也发福了。

  有一天马拓正在值班室做表格,一个网络公司的高管来报案。高管看到了马拓的“丧”,就和他聊了起来,问他知不知道游戏里的“个人成就系统”设置,玩家每达成一个目标,系统就会给他发一点奖励。高管对马拓说:“你看,你在地铁轨道的下层办公,地铁开过天花板还会掉灰,环境不是那么好,你都能坚持下来,做的表格又那么清晰漂亮,每天还把警服洗得那么干净,你多牛啊。”

  这么一说,马拓才意识到原来自己的工作是很有价值的。马拓也终于明白了,为什么站里的很多员工,做着最基层的劳动,却还是那么干劲十足,那么积极正能量,因为每个人都有属于他自己的“个人成就系统”啊!

  协管员老张负责把挤不进地铁的乘客往里推,吃力不讨好还经常被乘客骂,但每次看到列车开走后都露出特别满足的笑容,继续干劲十足地吆喝着“站在黄线外”;保洁阿姨总是哼着歌把地面擦得跟镜子一样亮,自得其乐。

  “人活着,要常问问自己,到底想要什么。不要总跟别人比较,不要过于苛求自己。他们都留了一只欣赏的眼睛看自己。如果连自己芝麻粒儿大的成就都能看得到,那你简直没有理由不充满干劲。”

  马拓发觉自己陷入了一个误区,难道必须办大案、抓犯人才能成长吗?其实接触老百姓也很锻炼人,调整好了心态,他的心也慢慢沉静下来。除了本职工作之外,马拓又捡起了写作,这是他高中时期就喜欢的爱好,那时流行韩寒、郭敬明式的天才小说家和青春疼痛文学作家,马拓都尝试写过,上了警校之后,在熟识的出版社编辑的建议下,马拓开始写刑侦悬疑小说,到目前已经出版了好几本。而当他的目光逐渐被地铁里的普通人吸引时,他发觉自己拥有许多码字同行们所奢望的巨大“福利”:地铁里来来往往的人流,他们积极努力生活的样子,全都是最好的素材。

  有那么一阵,辖区里的其中一座地铁站周围会有很多小商小贩和黑车司机,跑到站口叫卖揽客,站口秩序变得混乱、影响了乘客的出行。为了让站口尽快恢复秩序,一到晚高峰时间,马拓他们就把警车停到广场上,然后人坐在车里,从源头上震慑那些扰乱秩序者。

  这样很奏效,站口一下变得清爽洁净,乘客们进出无碍,也不再有人投诉站口脏乱。但对于马拓来说,晚高峰那两个小时坐在车里却特别难挨,一是因为太冷了挨冻;二是来自于不易察觉的失落。马拓盯着人来人往的地铁站,看见乘客们面无表情地进进出出,压根没有人会用心留意秩序是不是变好了。他心里不由得想:这样是不是有点儿浪费生命?

  后来过了几天,马拓忽然听见有人敲车玻璃。本来以为有人要报警,没想到摇下窗户,是一个穿着棉衣的老大爷,大爷开口说了句:“这里干净多了,还是这样好!”然后摆摆手,很快离开了。

  “还是这样好”,在后来的时光里,这句话总能在马拓耳边响起。“藏在心里的认可,也是认可。这就是价值所在。”马拓说。

  2016年,马拓最早在知乎开设个人账号的时候,并没打算做成大V,原本目的只是想回答一些网友对警察这个职业的提问,也顺手消除大众的误解,比如“在地铁里为什么警察查我身份证”,又比如“地铁里丢了钱包警察为什么不管”等诸如此类的问题。

  这种误解也存在于其他的事情中,“很多人在网上发的言论有一些片面性,根据我所看到的,我们的社会既不是没有人情味,也并非金钱至上、自私自利,我就以我的视角告诉你,这个社会好心人绝对是大多数。”

  马拓提到,他和同事们一起处理过这么多案件,最常看到的情况就是:不管是打架伤害类还是猥亵性骚扰案件,都会有周围的普通乘客愿意站出来给做旁证记录。如果有其他突发情况,最快也最多伸出援手的,也正是地铁站里的普通乘客。

  前几年,有一个乘客突发心脏病,他没有同行人,周围群众发现状况后,马上把他抬到站台上。随后站务员、民警一起赶到现场。其间不断有群众给他做心肺复苏,其中还有三个是医护工作者。马拓印象很深,有一个男同志嘴对嘴给倒地乘客做了很久的人工呼吸,做得自己大脑缺氧,然后在站台上猛烈呕吐。那是他第一次听说做人工呼吸会做到呕吐。事后,民警们找到这名乘客了解当时现场情况,他听说人没有救回来时,眼圈红了。去年一次同样的猝死事件中,有一个护士给患者做心肺复苏,持续做了很久,最后她双腿打战,根本无法直立行走。“现在北京的地铁已经逐渐增加了自动体外除颤器www.bb6d8.cn!相信情况会越来越好。”马拓补充道。

  马拓提到,这些年他遇到患有精神问题的年轻人挺多的,抑郁、焦虑,甚至还有精神分裂的,绝大多数都是知识青年。他们很努力,为了能过上更好的生活,拼命工作、奋进,跟自己周围同样奋进的人横向比较,生怕被别人落下太远。“不是每个人都能够每天只睡四小时一直爆肝工作和学习的,这需要一个强大的意志支持和超脱的奋斗境界。这是人与人的区别,原本没有对错。”马拓说。

  直到现在,每次看到知乎里有人问“生命的意义”“给我一个活下去的理由”之类的问题,马拓就觉得很荒谬,地铁里乘客突发疾病的案例他见过太多,生离死别发生得太快甚至都来不及反应,这些经历也愈发让他感受到人生的重量,只要活着,什么都是值得的。

  十年间,马拓处理过的地铁奇葩事很多,纠纷、打架、诈骗、扰序,时刻都有可能发生,将那些本永远不会产生任何交集的矛盾双方无限拉近。但其实,地铁里也不都是这些糟心的事,许多让他念念不忘的普通人,总是能在平凡的日子中给予他心灵的震撼。

  地铁口那些卖伞的小贩经常在大雨之后哄抬物价,马拓原本很烦他们,但有次他加班,回家正赶上下雨,站口卖伞的大姐黏着他要卖伞不放。马拓没好气地说“没钱”,大姐眉头一皱,仿佛经历了一个短暂的思想斗争,然后把雨伞塞到马拓手里:“算了,送你了!”这个小事让马拓记了很久。

  站口卖花的小商贩梅梅,天天三四点就去南城上货,快中午才回来,稀里糊涂扒几口饭,下午眯瞪一觉就闷在自己的出租屋里修修剪剪花朵,然后继续出来卖花。她这么努力积极,干劲十足,是想给老家的儿子攒钱结婚买房子。

  在地铁站唱歌的流浪歌手被投诉,马拓出警的时候,他告诉马拓自己在地铁站唱歌是为了梦想。他反复表示,自己不是为了挣钱,喜欢唱歌却没有机会表演。他给马拓听在网易云音乐上传的自己录制的歌,寥寥无几的评论和点赞数,他却特别起劲:“比上个月还多了两个评论,而且还不是我朋友的,是真的粉丝的评论。”

  一个大姐因为逃票,被工作人员发现了,询问后才知道她的苦衷:最近她在北京看病,不是什么大毛病,但需要长期扎针灸,否则只能疼得在家哼哼。医保不在这边,所以她手头有点紧,她找了个保洁的工作,周末再去看看小时工的机会,才能勉强应付,不得已才想出了逃票下策。

  一个乘客阿姨突然晕倒了,旁边有个姑娘一直陪在阿姨旁边,姑娘并不是阿姨的同行者,只是个路过的陌生人。但前前后后她只跟民警们说自己不着急,直到阿姨能够自己独立坐着了,她才默默离开,没有留下姓名。马拓到现在还清楚地记得姑娘肩膀上已经被阿姨浸透的汗水,还有被褶得层层叠叠的T恤。

  做地铁民警十年,马拓发现自己的脾气越来越好了,这身警服带给他的是更强大也更本能的换位思考能力。即使是遇到了情绪非常激烈的乘客,他也能尽量控制住自己不去语出不逊——因为你并不知道对方今天都经历了什么。

  “反正我就记住一点,他们着急,他们情绪不好,并不是针对我,也许是遇到了别的麻烦事,那我就能释怀了。别那么多抱怨,都有自己的辛酸,也有自己的收获,共同的是每个人都在努力积极地生活着。”马拓说。

  有人的地方就有故事,有故事的地方就有烟火。马拓觉得,自己只是把这些烟火记录下来了,希望更多人能看见,如果能得到一丝温暖和鼓舞,或者是带来一些思考,那也不错。历史军事文投稿平台:塔读小

上一篇:五指山316l不锈钢异形管来电咨询「硕鑫钢管」
下一篇:本院受理原告大业信托有限责任公司与被告深圳市泓栋实业有限公司